备忘 – Digital Tradition: Arrangement and Labor in Istanbul’s Recording Studio Culture

Eliot Bates, Digital Tradition: Arrangement and Labor in Istanbul’s Recording Studio Culture (New York an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6)

惊了,居然有英文的专门研究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民乐录音工业的书😂 鉴于本咸鱼是kalan死忠,听了海量此类音乐… 看看八卦咯~

 

Chapter 4 The Anatolian “Ethnic” Music Industry

1991年土耳其政府取消少数民族语言禁令后才涌现出来的土耳其etnik müzik制作公司集中在伊斯坦布尔Unkapanı的一座多层建筑物(İMÇ,Istanbul Manufacturers Market,建于五十年代)里。人数不算多的一群编曲家,录音工程师,录音室音乐家几乎包办了整个土耳其的商业etnik müzik录音。

伊斯坦布尔最早的录音棚就位于İMÇ,早期主要是制作土耳其语的流行歌。一开始土耳其语流行歌以模仿西方流行歌为主,到六十年代晚期开始出现西方形式和本土音乐的fusion(youtube频道Anatolian Rock Revival Project全都是这个时期的歌!)

Unkapanı的录音工业类似于Ottoman行会。土耳其的音乐版权管理组织,如MESAM,MSG,MÜ-YAP,MÜYORBIR,表面上类似西方版权管理组织,内里却是继承了Ottoman行会的管理模式。

Unkapanı的label/艺人管理公司有一套学徒系统,新人入行从端茶(“mix茶叶”成了土耳其录音工程师中的梗)送水做起,熟悉行业文化。在Unkapanı label/艺人管理公司工作的员工,和录音棚音乐家很多没有正式健康保险,但是如果生病了,单位会报销费用。

录音棚的建立和维护很昂贵,所以通常是几个人合伙投资。不仅如此,label/制作公司合伙也很普遍。有在录音棚招待朋友/客人的风气。

伊拉克七十年代起就存在库尔德语录音工业。在1991年少数民族语言禁令解除之前,土耳其库尔德人主要听走私/盗版伊拉克磁带,以及亚美尼亚,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库尔德广播台。70年代起开始有部分arabesk/türkü歌手在专辑里加一两首库尔德语歌,不过一旦被政府发现,可能被禁。

Nizamettin Ariç 1979年因为演唱库尔德情歌被判刑十五年,遂通过叙利亚逃到德国继续演唱出版,在土耳其本土影响力很大。

1991年禁令解除后情况大大不一样。国有电视台TRT 2009年启动了库尔德语频道TRT-6。各种非土耳其语歌曲大受欢迎。Ayşenur Kolivar(来自黑海地区Hemshin家庭的歌手)说:“nowadays, if you only sing songs in Turkish, that is a political statement.” 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

本书作者回忆,Aynur在Kalan的debut专辑Keçe Kurdan曾经在Diyarbakır被禁,理由是“歌词鼓励女子从丈夫身边逃走”。

虽然语言禁令解除,民族问题仍然敏感:作者和一些为TRT-6工作的音乐家相识,说这些音乐家在电视上只敢用化名,怕的不是土耳其政府,而是土耳其右翼战狼!亚美尼亚裔记者Hrant Dink就是被战狼刺杀的。歌手Rojin曾在TRT-6搞谈话节目,但因为太多音乐家属于敏感人物不好上电视,最后只好取消节目。怕惹麻烦的电台和电视台自带黑名单,不用政府出面,就搞自我审查。

在欧洲活动的库尔德媒体经常也因为欧洲国家政府受到土耳其政府的压力而关闭。土耳其政府时不时会因为民族问题墙掉Youtube之类的平台。

Kardeş Türküler的创始人Vedat Yıldırım说,库尔德音乐工业和土耳其语音乐工业共享同一个录音棚体系,很多库尔德歌的编曲工作都是录音棚的编曲家做的,库尔德乐队现场则试图还原录音,编曲者在整个创作表演过程中起主导作用。然而编曲者一般比较西化,往往对中东音乐的木卡姆系统了解不深。其他语言的etnik müzik情况也类似。

在所有少数民族语言歌曲里,Kurdish/Zazaki歌最敏感。由Marmara大学学生创立的Grup Yorum(本人注:话说收录了不少巴尔干民歌的Elveda Rumeli配乐作者Kemal Sahir Gürel也是前Grup Yorum成员)唱过很多少数民族语言歌曲,但是被政府收拾主要是因为演唱库尔德语歌曲,哪怕是非政治性的歌曲。

不管哪种语言的歌,骂政府,骂伊斯兰教,骂军队,骂凯末尔。。。都是绝对禁区。

1980年的军事政变被视为土耳其流行音乐一个时代的结束。绝大多数音乐家们很少再唱左翼色彩歌曲。Grup Yorum很大程度上继承了70年代的精神。1992年发行的磁带Cesaret里的Keçê Kurdan(话说Aynur那张因为“有违女德”被禁的专辑就翻唱了这首)是土耳其第一首合法出版的库尔德语歌曲。

Grup Yorum不是唯一诞生于高校的演唱民歌的团体。Kardeş Türküler就诞生于Boğaziçi大学的民歌俱乐部。Kardeş Türküler维持非政治化姿态,比较学术。

伊斯坦布尔大学学生Kazım Koyuncu和Laz政治活动人士一起组建了Zuğaşi Berepe,一开始是模仿外国摇滚,后来变成Laz摇滚乐队(还演唱Mingrelian与Hemşince歌曲)。Kazım Koyuncu不经意成为了首个Laz摇滚明星,在音乐爱好者里有cult地位,被后来很多黑海地区风格乐队模仿。1995年的debut专辑里的Avlaskani Cuneli使用了风笛(tulum),当时Unkapanı还没有风笛乐手!不久就被Grup Yorum翻唱,风笛是同一个人演奏的。后来Kazım开始单人活动,大获成功。Kazım和女歌手Sevval Sam在肥皂剧Gülbeyaz里演唱了Trabzon歌曲Ben seni Sevdigimi Dünyalara Bildirdim(后来被用于Fatak Akin的电影《天堂边缘》插曲)。Kazım 2005年患肺癌去世,土耳其歌迷认为他是切尔诺贝利泄露事件受害者,据说Kazım的葬礼是凯末尔葬礼以来出席人数最多的葬礼。Kazım去世后很多朋友为了纪念他都暂缓出版专辑以示哀悼。Kazım死后生前团队成员多数成为黑海音乐圈的大佬。

诞生于高校的民歌团体通常依靠私人采集的民歌作为材料来源。

黑海地区少数民族音乐商业录音的发展和Kalan有很大关系。起了关键作用的艺人/团体多和Kalan有关。Kalan创始人Hasan Saltık的叔叔Rahmi的公司Saltuk Plak ve Kasetçilik是Hasret Gültekin专辑的发行者。Kalan继承了叔叔的公司的特色。Kalan一开始主攻左翼音乐,1996年开始发行Ottoman艺术音乐、共和国早期民乐,推出新人。1998年进入电影音乐,对土耳其电影音乐影响很大。Kalan是土耳其人里最受尊敬的label。

Hasan Saltık的一大成就:让商业录音获得左翼知识分子尊重。早期Kalan再版老录音时liner notes做得非常详细,“严肃”。发行的民歌录音记录完备。Hasan Saltık做制作人也很有一套,挑选repertoire,arranger有眼光。还买下Circassian录音archive等资源。Kalan办公室成为各界音乐人互相接触的场所,有时候会有意外的合作。

Kalan在Alevi Semah被UNESCO列入非遗一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UNESCO认定的人间国宝在Kalan发行录音。Kalan经常主动联系国外民族音乐学者,接受外国媒体采访。

土耳其从1975年开始参与Eurovision,一开始选用模仿欧美歌曲的歌(和当时土耳其国内流行的风格很不一样)参赛,成绩平平。后来开始增加“土耳其元素”,1997年取得第三名,2003年夺冠

90年代起土耳其音乐人越来越多去欧洲演出。欧洲巡演不仅增加收入(很多土耳其移民),也可以增加身价。像Aynur那样的库尔德音乐人尤其重视欧洲演出,因为土耳其国内政治敏感,演出各种容易受干扰,欧洲好得多。

土耳其录音棚术语没有标准化,工程师之间的沟通混合英语/德语/土耳其语,每个人都不太一样。

多数民族乐器的录音棚专业音乐家只有几名,几个人包办所有录音里的相关session。人这么少的原因是经验丰富的录音棚音乐家不是谁想做就做的,在录音棚环境下工作需要比单纯演奏多得多的技能。吹kaval的Eyüp Hamiş每次录音都带100多根乐器过去,以适应任何tuning。

和好莱坞录音棚不同,伊斯坦布尔的录音棚给音乐家的压力不大,职业音乐家不会因为一次失误就断送业界前程。录音棚工作进展在没有外人(比如soloist)干扰的时候最顺利,不熟悉录音棚流程和默契的外人往往会拖慢schedule。乐队的录音室录音很多情况下不是乐队成员录的,而是录音棚音乐家录的,乐队成员只live表演。

Advertisements

Alevism & Alevi音乐

Alevism是一种有Anatolian土著信仰、中亚原始信仰、伊斯兰教、基督教成分的融合信仰,和流行于巴尔干的Bektashi Order (英语材料中经常把Alevism和Bektashi Order合称Alevi-Bektashi,两者的信仰大体相同,但是组织形式不同。Alevism组织松散,不接受Conversion,Bektashi Order则以苏菲Order的形式组织,接受Conversion),以及流行于伊朗库尔德地区的Yarsanism渊源很深,有不少类似之处。Alevism崇敬穆罕默德、Ali和Haji Bektash Veli,但其多样的理论与实践和主流的逊尼派伊斯兰教还有什叶派伊斯兰教都大相径庭,常被视为“异端”,其信仰者有的并不自视为穆斯林,也不被主流穆斯林认为是穆斯林。虽然非主流,但据估计,信仰Alevism的人大概占土耳其人口的20%,其中库尔德人约占20%,其余是ethnic Turk。

和主流穆斯林不同,Alevis不去清真寺礼拜,而有着自己独特的仪式Cem。在仪式中大量使用音乐、舞蹈是Alevism被主流穆斯林视为异端的重要原因。Cem仪式上,专司音乐的zâkir/aşık弹奏在Alevism里有神圣地位的乐器saz (saz在土耳其民乐中地位很重要,被土耳其人包括非Alevis视为Anatolian民乐的象征,但是saz对于Alevis更有特殊意义,被一些人视为“有弦的《古兰经》”,另外saz也是Alevi identity的象征,如广受Alevis喜爱的诗人Pir Sultan Abdal最经典的形象就是高举saz的反抗姿态 ),演唱devotional歌曲(Deyiş/Nefes等,词作者通常是Alevism中地位重要的诗人),男女参与者在saz伴奏下一起跳仪式舞蹈Semah。2010年,Alevi-Bektashi Semah被UNESCO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

yedi_ulu_ozan_by_mahlukat_d2s3zk6-pre (1)
一张流行的描绘Alevi-Baktashi传统中的七位大诗人的当代画”yedi ulu ozan”,作者是DeviantArt用户mahlukat,画上出现的形象有pir sultan abdal, teslim abdal, virani, nesimi, hatayi(şah ismail), sıdkı baba, kul himmet, 以及hacı bektaş veli (画中浮在半空中的人物)

由于音乐在Alevi传统中的核心地位,现代许多重要的土耳其民乐代表人物,如Aşık Veysel,都是Alevi背景,不少土耳其民歌经典其实都是Alevi歌曲。在逊尼派伊斯兰教占主导地位的现代土耳其,Alevis长期受压制,所以在八九十年代Alevi文化复兴(Alevis原本大部分居住在Anatolia中部和东部的农村,远离都市,但1960s-1980s的城市化浪潮和大规模人口迁徙后,现在大部分Alevis都住在城市里,遍布土耳其各地和海外。迅速的城市化催生了八九十年代的Alevi文化复兴)前,大部分Alevi背景的民歌手都不强调,甚至隐藏他们的Alevi背景。但是现在已经不同了。当代的Alevi音乐代表人物有:Arif SağSabahat AkkirazErdal ErzincanDertli Divani 等,他们同时也是当代土耳其民乐的代表人物。

Screen Shot 2018-11-08 at 4.14.06 AM
典型的Alevi宗教场所Cemevi 墙上挂的海报,从左到右是凯末尔,Ali,Haji Bektash Veli,和Pir Sultan Abdal。Alevis在Ottoman时期饱受逊尼主流的迫害,所以对推行世俗主义的凯末尔有特殊感情。

1993年的Sivas纵火事件,造成了30余名Alevi知识分子/艺术家的死亡,在当代Alevi psyche中有很重分量。土耳其中部的Sivas是Pir Sultan Abdal的家乡,当时这些知识分子/艺术家齐聚Sivas参加Pir Sultan Abdal主题文化节,不料却被对住在同一个旅馆的《撒旦诗篇》土耳其语版翻译者抱敌意的当地极端人士纵火。这次大火的幸存者里有Arif Sağ,死者里有备受欢迎的青年saz演奏家、诗人Hasret Gültekin (死于纵火事件时年仅22岁,但是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仍然被很多土耳其音乐爱好者喜爱)。由于土耳其政府对惩罚凶手缺乏诚意,Alevis经常用音乐和舞蹈纪念和抗议这个事件。2017年参展柏林电影节的土耳其电影Kaygı的背景就是Sivas纵火事件,主角的名字Hasret就取自Hasret Gültekin。

Screen Shot 2018-11-08 at 5.45.25 AM.png
巴黎的Alevis举行Semah纪念Sivas纵火事件的死者。

知名土耳其民乐label Kalan出过两张Alevi音乐合集,Aleviler’e Kalan IAleviler’e Kalan II , 是接触Alevi音乐很好的窗口。Kalan还出过两张Kizilbash(Kizilbash历史上是信仰Alevi-Bektashism的、东Anatolia/Azerbaijan的Turkoman武士集团,曾为Ottoman宿敌伊朗Safavid王朝的崛起立下汗马功劳,Ottoman时期Kizilbash一词被用来称呼Alevis,带有贬义色彩)主题的专辑,KizilbashKizilbash II。在spotify/youtube之类的网站上搜Deyişler/Nefesler/Semahlar 等关键词也能找到大量playlist(比如这个)。Saz在Alevi音乐中地位通常十分突出。

Youtube上有不少Alevi文化组织/个人上传的Cem/Semah视频。我整理了一个youtube播放列表。其中不少是海外(德国,法国,英国,加拿大的Alevi community)Alevi文化组织拍的。对有的城市化的世俗Alevis,Cem已经从宗教仪式变成了一种ethnic文化表达。

Alevi诗人的诗歌(Alevi歌曲的歌词)有英语翻译的不多。这个blog 的作者是一个研究Pir Sultan Abdal的学者,他分享了一部分Pir Sultan Abdal的Deyiş的英语翻译。

伊朗库尔德地区流行的Yarsanism信仰和Alevism有渊源。音乐在Yarsanism中也有十分重要的地位。Yarsanism的神圣乐器是tanbur,一种和saz同类的弹拨乐器。这里整理了一个Yarsan音乐播放列表

 

相关资料:

Alevis – Oxford Research Encyclopedia of Religion

A Voice of Their Own: Music and Social Cohesion in Turkish Alevi Life

Re-Imagining Identity: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Alevi Semah

Marketing the Alevi Musical Revival

Kurdish Alevi Music and Migration

土耳其唱歌节目Bir Şarkısın Sen涌现的童星

库尔德网红小歌手Vanlı Mukaddes

生活在距离土耳其-伊朗边境30公里处的库尔德村庄,从小超爱唱民歌。2011年,小学二年级时候唱歌的视频(12)被家人发到网上后意外火了,然后2012年就上了ATV的唱歌节目“Bir Şarkısın Sen”。

在唱歌节目上的表现 (123)很不错。

在库尔德地区应该小有名气?看到有在人山人海的波斯新年Newroz大会上表演 ,小小年纪就见过大世面…

长大点也经常出现在库尔德婚礼 上为婚礼助兴。

从淘气鬼变成文艺少女的Berna Karagözoglu

这个女孩子应该是大城市长大的城市女孩。小时候在节目上的表现(123)特别疯。

谁能想到女大十八变,才没过几年,就变成了文艺少女

弹saz的少年Salih Gündoğdu

在2010年的节目上,和alevi音乐大手Arif Sağ同台演出Bugün Bize Pir Geldi。

现在的造型酷似Hasret Gültekin。从他的频道看,这位至少从初中开始就非常痴迷民歌,也很喜欢Hasret Gültekin。

八卦 – 土耳其

kemal 1927年发表的36小时长篇讲话用的是ottoman turkish,土耳其文字改革(拉丁化,去掉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借词)之后接受教育的人看不懂,必须翻译。随着modern turkish的演化,土耳其官方搞过三次这样的翻译,最近一次是1995年。 ​​​​

土耳其东南部有个叫batman的省,省会是一个叫batman的城市 ​​​​。

土耳其和中国一样,自建国以来从来不是一个经典意义上的“政教分离”国家,因为国家explicitly把宗教管起来了。土耳其的sunni clergy的管理、mosque的管理都归diyanet管,imam领国家发的工资。从凯末尔时期就是这样子的。 ​​​​

凯末尔时期一度ban掉了ottoman classical music的公共播放,因为当时的土耳其领导人认为这种音乐“落后”“土气”,推行管弦乐化的“现代化”土耳其音乐。历史上,ottoman帝国晚期的“现代化”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废除使用zurna、davul之类土耳其传统乐器的mehter军乐队,用西洋军乐队代替,还请了唐尼采蒂的哥哥常驻做顾问。其实ottoman mehter才是现代欧洲军乐队的鼻祖,对西欧军乐队的发展有很大影响,莫扎特贝多芬都创作过“土耳其进行曲”模仿其声音。

pontic希腊语方言的一个稀有品种至今土耳其有人在使用,他们是希腊人后裔,因为改宗Islam所以幸免于按宗教划线的1923年希土人口大交换。第欧根尼也是pontic希腊人。 ​​​​

1993年土耳其sivas发生的针对alevi的纵火事件的幸存者包括著名alevi音乐家、Erdal Erzincan的老师Arif Sağ。纵火事件的死者里有好几个著名alevi音乐家。 ​​​​

sivas在罗马时期叫sebaste,是塞巴斯蒂安sebastian这个名字的来源。

塞尔维亚语、马其顿语 里康乃馨的叫法是каранфил(karanfil),语源是ottoman turkish,而ottoman turkish里对应的词又来自阿拉伯语,而阿拉伯语里对应的词则又来自希腊语…  历史上塞尔维亚和马其顿 也曾经是讲希腊语的吧,这个词转了一大圈又转回来了。 ​​​​

「A Turkish ney player is referred to as a neyzen. A curious distinction in the Turkish language is that playing the ney is described using the verb üflemek (“blow”) whereas for all other instrumentalists one uses the verb çalmak (“play/brush”). It is speculated that the ney’s close identification with the Mevlevi Sufis might be the origin of this usage (God made Adam out of mud, and then “blew” life into it).」

听到ALTIN GÜN这个乐队的专辑,一看出版日期是2018年,一开始以为是复刻的70年代首发的土耳其摇滚老专辑,再一看发现竟然是当代荷兰土耳其音乐爱好者组的复古乐队,专门采用70年代土耳其摇滚的风格。荷兰人在spotify上还列了个playlist (https://open.spotify.com/user/lolakite/playlist/0MdCqYLQl2wlLjEFb91fDY?si=K26RSkCwTOKa89K8dxHYJw )分享他喜爱的土耳其老歌。

阿尔巴尼亚那个修碉堡的领导人霍查(Enver Hoxha,出生于1908年)和埃及那个被刺杀的总统萨达特(Anwar Sadat,出生于1918年)的名字都出自1908年青年土耳其革命领袖、“Three Pashas”之一 Enver Bey。1908年时此人如日中天,然而1918年时奥斯曼帝国在一战中已经战败而且Enver Pasha作为亚美尼亚大屠杀的主要制造者之一已经声名狼藉。

中美搞乒乓外交,希腊和土耳其搞“地震外交”。1999,两国相继发生大地震,一番互相援助后,希腊-土耳其外交关系迎来多年来的重大突破。

土耳其语的保加利亚是Bulgaristan,保加尔斯坦…  希腊是Yunanistan,塞尔维亚是Sırbistan,克罗地亚是Hırvatistan,亚美尼亚是Ermenistan,格鲁吉亚是Gürcistan,匈牙利是Macaristan,蒙古是Moğolistan,沙特是Suudi Arabistan。

yunanistan里yunan的来源是ottoman土耳其语,ottoman土耳其语里的yunan出处是古波斯语里的yauna,古波斯语里的yauna出处又是古希腊语的Ionia,Ionia在小亚细亚,也就是现在的土耳其境内。

希腊东正教bishop Anthimos批评过希腊的土耳其电视剧爱好者“向土耳其投降”。沙特grand mufti Abdul Aziz al-Sheikh发布fatwa,称谁播放土耳其肥皂剧Gümüş,谁就是”an enemy of God and his Prophet”。

土耳其乐队Pinhani的Ti Trihas To Yefir是一首来自黑海地区的Pontic Greek歌曲,讲了Trabzon的Triha桥的传说(歌词翻译)。传说这座桥总是修不好,白天修,晚上坍塌,最后负责修桥的人把自己的老婆献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