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îwe Mang

本座专注看和音乐有关的eurasian电影五十年!这部老早看的,补记一下。

Nîwe Mang是伊朗库尔德导演Bahman Ghobadi执导的,一方面主题非常politically explicit,直击音乐审查,一方面充满神秘和超现实色彩(居然是莫扎特诞辰250周年献礼片,据说神秘情节受《安魂曲》启发),诙谐与凝重交织,希望和绝望比肩,非常谜的一部电影。话说这个导演像帕拉杰诺夫一样,明显对音乐这个题材很感兴趣,后来还拍过一部讲德黑兰地下音乐人的电影

片名Nîwe Mang是库尔德语里half moon的意思,据导演本人说,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现实中库尔德人就像半月一样,一半露出来,一半藏起来。

对本片的中文介绍好多都没搞清楚故事到底发生在哪里,什么“伊拉克不准女人唱歌”都出来了。

准确地说,这个电影的故事发生在伊朗库尔德音乐家长途跋涉前往伊拉克的库尔德斯坦地区开音乐会的路上。全片基本在伊朗库尔德地区拍摄。库尔德人目前集中分布在土耳其、伊拉克和伊朗等国交界地带(伊朗东北呼罗珊地区的库尔德人是Safavid时期被强制迁移过去戍边的)。库尔德语言和文化在2000年以前的土耳其,以及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曾长期受到极严厉的压制。伊朗政府虽然同样怀疑境内的库尔德人,但是相对伊拉克和土耳其政府,和库尔德人的关系还行,对其语言文化的压制相对较轻。

Screen Shot 2019-03-06 at 10.37.25 PM
黄色部分是库尔德人分布区

然而本片的主要政治message,并不像这个导演之前的《乌龟也会飞》一样主要是关于库尔德人的困境的。本片的反艺术审查message,主要针对伊朗1979年革命后,宗教人士对女性在男观众前独唱(伊朗政府对女性公开合唱,无论是女声合唱还是混声合唱,目前基本已经取消限制。这里有个德黑兰合唱团在德黑兰的Roudaki Hall演唱《悲惨世界》音乐剧歌曲串烧的视频)施加的极大限制。

曾有个伊朗导演专门以这个为题拍过一个叫No Land’s Song的纪录片。还在spotify上听过一张叫Singing in Shasow的专辑,专门feature演唱伊朗古典音乐的女音乐家。

本片中最让人过目难忘+过耳难忘的,正是Mamo去关押1334名女歌唱家的村庄将老搭档Hesho接出来的片段。一排排长期被迫终止演唱事业的女音乐家们,手持daf鼓,站在屋顶上,站在路两旁,在天边飘来的haunting女声中,一起举起鼓,击鼓欢送Hesho!

据我所知,现实中伊朗政府并没有像片中那样,把被禁止唱歌的女歌唱家们都集中关到一个小村庄里。本片这么处理,是出于艺术效果上的考虑,和本片浓郁的超现实色彩一致。

daf是一种源于伊朗的,西起巴尔干东到新疆都很流行的frame drum。有技巧复杂的独奏(许多daf独奏家都是女性),多人合奏也可以很壮观(链接中视频是现实中伊朗库尔德地区的daf节。伴着haunting的歌声,千人齐打daf,其中很多人站在屋顶上,和本片中的一样超现实)。打frame drum在近东历史上长期被和女性的神秘精神力量联系在一起。

片中边境守卫粗暴对待缴获的Mamo一行人的乐器的场面,也是表达自由被强奸的象征。这一幕让我想起土耳其著名的抗议音乐团体Grup Yorum(反美、反帝、反政府,多名成员被土耳其政府通缉。神奇的是,长期负责出版它家专辑的Kalan公司没因此被查封)的一张专辑的封面:被警察损坏的乐器合照。

片尾,Hesho被迫离开,眼看音乐会就要泡汤,歌声动听的神秘女子Nîwe Mang从天而降,电影在非常神神鬼鬼的气息中结束,像屡次预感到的一样,Mamo死在下大雪的荒山中,神秘女子拉着他的棺材继续穿越边境。很谜,但好像和本片传达强烈政治message的部分是两个电影了。

本片中,Mamo一家十个孩子都是音乐家。这可真不是电影夸张的表现,现实中确实存在一大家子全是音乐家的库尔德音乐团体!其中最著名的是由八兄妹组成的The Kamkars。(话说,维吾尔著名音乐家族Tursun家族也是一大家子都是音乐家。可惜这个家族最出色的两位,Nurmemet和Sanubar,先后受到PRC政治迫害)

下面是The Kamkars一大家子表演本座被毙的微博id “ez kevok im”。

说起来The Kamkars曾经在伊朗的人权女律师Shirin Ebadi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表演,这都没被伊朗政府彻底封杀然后抓起来判刑!?伊朗政府这方面看来远远没PRC政府凶狠。

本片拍好后倒是被伊朗政府以“宣扬分裂主义”为由禁映,果然kurdistan还是超级敏感话题啊。不过虽然本片成了伊朗国内禁片,本片导演(划重点:来自伊朗有潜在分离可能地区的少数民族导演)还是活蹦乱跳的,没有被抓起来判个十年八年。要知道PRC喀什的维吾尔小说家写了个寓言故事《野鸽子》就被判了十年呢。最近被抓起来的维吾尔音乐家就更冤了。

片中,Mamo这个父亲形象时不时显得十分独断专行。有一个印象深刻的场景是向不听命令的儿子开枪。虽然导演这么拍可能是出于幽默感,但我觉得,如果这样专断的爹被视为正常的,可能意味着库尔德人就算摆脱伊拉克/伊朗/土耳其政府的压迫,在追求民主的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家什么样,国就什么样,这不是出于什么家国同构的意识形态,而是到处都可以观察到的一个现象。

Advertisements

一些关于伊朗近现代史的video lecture

可以当podcast听。

 

General

In Search of Modern Iran (Abbas Amanat)

Managing the Guarded Domains (Abbas Amanat)

Paragons and Demons of Modernity (Abbas Amanat)

The Roots of the Iranian Quest for Self-Sufficiency (Rudi Matthee)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ism in Modern Iran (Ali Ansari)

Archival Institue制作的纪录片<The Third Path>里的系列学者访谈

 

Safavid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Safavid Empire (Rudi Matthee)

Qalandar Shi’ism in Safavid Iran (Lloyd Ridgeon)

 

Qajar

Visual Culture of Iranian Twelver Shiism in the Qajar Period (Ulrich Marzolph)

 

Pahlavi

The 1953 Iranian Coup Revisited in 2012 (Ervand Abrahamian)

 

1979 Revolution & Islamic Republic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s of the Iranian Revolution of 1979 (Michael Axworthy)

Show Trials in Iran (Ervand Abraham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