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忘 – The Shah

Abbas Milani, The Shah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11)

记从这本get到的新信息。

Chapter 1

Shah一生和全世界其它王室来往十分积极。70年代早期,手握石油收入的Shah非常大度,德黑兰一度是各国王室的麦加,被推翻的国王,守寡的王后,没工作的王子公主,Shah都热情接待:希腊国王(被推翻的),约旦国王,意大利末代国王的女儿,荷兰皇室成员,阿尔巴尼亚国王(被推翻很多年的)… 结果在Shah流亡以后,一个比一个冷淡。Shah流亡期间,约旦国王自始至终拒绝Shah入境约旦;受过Shah很多帮助的摩洛哥国王只愿意在不威胁到自身权力的情况下提供一点帮助。

Chapter 2

Shah出生的时候,Reza Shah还没有发动政变。Shah到六岁前都是普通儿童,后来才被作为王子培养。Shah的童年经历并没有让他做好当国王的准备。Shah小时候,太多人见过身份还不是皇室成员的他,这些人日后很难敬畏他。日后成为Shah的死敌的Ahmad Qavam就是这种情况,Shah小时候,Qavam新年给他压岁钱,把他抱在膝上玩。

Chapter 3

Shah的公开persona和私下persona差别颇大。公开冷漠,自大;私下礼貌,温和,不讲究皇家礼仪。Shah对待伊朗人和对待西方人也十分不同。在西方人面前,更自如,不那么刻板,自大也少一些。

Shah从小学习法语,后来还学了英语。会说法语和英语是Shah一生的政治资本,是他“现代化君主”persona的重要部分。

Shah成为王储前,Reza Shah很少和他接触,妈妈丧偶式育儿;成为王储后,Reza Shah开始频繁见他。Shah和爸爸对待宗教的态度很不同。爸爸把宗教当迷信,但是Shah受妈妈影响,儿童时期就有神秘体验。

Chapter 4

胆小是Shah的性格特点。

Shah在瑞士读书时候和Ernest Perron成为好友。Perron之前,Shah所有的人际关系都是父亲指定的。Perron是他自己的选择。

Shah后来的回忆录里说在瑞士不开心。其实根据各种证据,他在瑞士时候挺开心的,说不开心是有政治目的的,远离祖国在外时候过得开心不符合人设。

Chapter 6

1936年,为了拉拢伊朗,希特勒内阁下令,说伊朗人是纯血雅利安人,可以免于Nuremberg Laws。后来Reza Shah政府利用这一点救了不少伊朗犹太人。成千的搞到伊朗护照的欧洲犹太人也幸免于难。

1940年,王储21岁生日。站在王储身旁一起观看伊朗Boy Scouts演练的是Baldur von Schirach希特勒青年团的领导。演练灭火,结果出了大乱子,完全没按剧本来。

1939年,Reza Shah因为一本法国杂志使用谐音双关(Shah和法语里的chat[猫])而和法国断交。王储深度参与处理此事。此事对王储影响非常深,后来他对西方媒体对他的报道极其敏感,一旦有批评就认为必是阴谋。

1941年英国和苏联入侵当天Reza Shah就请求罗斯福帮忙。提出要给美国各种好处,被罗斯福拒绝。Reza Shah不知道苏联-英国入侵伊朗的每个阶段都征求过罗斯福意见。当时以及后来的十来年里伊朗精英多视美国为对抗英俄的潜在盟友。这是一个失误:忽略了美国和英国之间复杂的利益关系,以为美国人会为了在伊朗市场分到更大蛋糕就冒伤害英美关系的险。但是美国和英国在伊朗的利益也并不完全一致,罗斯福拒绝了英国人让美国政府表示支持苏联-英国入侵的要求。

英俄入侵后伊朗军队快速吓尿崩解,给王储留下极深印象,后来他大力投入军队受此影响。入侵第二天,Reza Shah不在场情况下,军队高层开会商量投降。Reza Shah知道后气炸,差点当场枪毙Ahmad Nakhjavan将军。王储目睹这一切。其实军队商量投降前咨询过王储意见,但是他不敢和爹说。

英俄入侵时BBC开始连日播放攻击Reza Shah的电视节目。伊朗人一直认为Reza Shah是英国傀儡,此时的内心戏是“Reza Shah失去英国支持了,时日无多”(其实当时英国政府当时对怎么处理Reza Shah没有明确的计划)。纳粹广播因为Reza Shah驱逐德国人,也开始攻击Reza Shah。

Reza Shah派新首相Zoka al-Mulk Foroughi(和Reza Shah有私仇,女婿被处死,以前曾被迫提前退休)和Mohammad Saed去英国大使馆讨论BBC节目的事情,结果俩人到了英国人那里,和英国人讨论起怎么让Reza Shah退位的问题。俩人建议让王储即位。英国人当时在考虑复辟Qajar王朝(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相中的Qajar王子是英国公民,一句波斯语都不会说,而且加入了英国海军),或者改伊朗为共和制。Foroughi和Saed拒绝担任共和国总统的offer,说伊朗需要君主制,需要王储做国王。所以俩人虽然背叛了Reza Shah,但是却为保留巴列维王朝立了功。

英国大使馆说BBC独立于英国政府。其实关于批评Reza Shah节目的指示是直接从英国驻伊朗大使馆发出的。BBC的节目极力夸大Reza Shah敛财的情况。后续问题困扰儿子一生(直到伊斯兰革命外界还在关注)。给BBC节目写台词的是Ann Lambton,后来成为有影响力的学者,英国政府十分信任的顾问(在决定英国政府对Mossadeq态度中作用关键),Mohammad Reza Shah的死敌。

苏联进军并占领德黑兰是Reza Shah突然退位的最直接原因。Mohammad Reza本来要跟着爹一起跑,被说服留下。

Reza Shah的宣誓词强调人民支持,现代色彩;Mohammad Reza Shah的宣誓词充满了宗教用语,强调神授权力,中世纪风味。

Chapter 7

1961年,Shah在自传里写,没生儿子是和第一任妻子离婚的原因之一。

Reza Shah退位时,其反对者称他走的时候带走了一部分Crown Jewels(成立伊朗国家银行时曾用来支持伊朗货币)。不得不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此事,列出宝石清单,最后洗清Reza Shah嫌疑。英国人参与了大张旗鼓宣扬此事,包括指导BBC播放怀疑Reza Shah及家人偷宝石的节目。英国人的动机一是打击Shah,二是想通过放出宝石被偷的传言让伊朗货币贬值以降低在伊朗驻军的军费。

Reza Shah退位的时候把多年搜刮的财产全部转移给长子。引起其它子女不满。新Shah即位时向英国政府/苏联政府/伊朗人民承诺把父亲非法没收财产物归原主。各种捐钱,搞慈善,把“皇家土地”分给农民。海外资产问题引起关注。Shah和海外银行的信件往来通过美国大使馆的外交邮袋进行。以后海外资产问题成为敏感政治问题。

用金钱收买批评自己的记者。亲自出钱成立代表王室观点的媒体。Shah认为媒体攻击是受到外国支持的时候,就直接派代表去相应大使馆交涉。

Reza Shah和Mohammad Reza Shah对宗教/对clergy态度大不同。新Shah认为clergy是反共伙伴。他爸在位期间清真寺数量减半,他在位期间清真寺数量大增。新Shah也试图和clergy修复关系,比如邀请被他爸流放到伊拉克的Ayatollah Hussein Gomi回国,被英国人警告。他认为毛拉们本质支持王室,因为毛拉们只有和王室站在一起才能抵御世俗化威胁和共产党威胁。只有Ahmad Kasravi公开批评邀请Gomi回国一事。后来他被Feda’yan-e Islam(Navvab Safavi[受到Qom主流鄙视,但是霍梅尼和他走得近]成立)残杀。

Gomi回国后向政府提出要求:废除禁止女子在公共场所戴头巾的法律;政府把宗教捐赠控制权还给原主;让伊斯兰教义和伦理成为学校课程的一部分;关闭男女合校学校。Shah全部答应。Shah甚至鼓励clergy积极参与政治。

常见说法说Shah早期满足于象征性权力,在宪法框架内活动。实际Shah从即位开始就一直在积极增大自己权力。Shah曾经试图绕过内阁直接和英国人(联英抗苏)/美国人(联美抗英苏)合作,均被拒绝。英国人支持Shah的死敌Ahmad Qavam做首相。Shah试图利用bread riot让Qavam下台。不顾英国人威胁,Shah试图直接命令Qavam辞职,被再次威胁才停手。

Reza Shah流放海外后,英国人一度担心他因为被英国人流放成为伊朗人眼里的英雄。流放前曾被承诺让他去美国。都是鬼话。死在南非,临死前给儿子的信里提醒儿子警惕阿谀奉承者。儿子不顾内阁反对,把父亲的尸体从埃及弄回国。回国后安葬地点成问题。本来想葬在Sa’ad Abad Palace,但是被教士反对,说因为他爸尸体在非什叶土地临时安葬过,回来必须葬在Imam的shrine旁边。想葬圣城Mashhad和Qom均被拒绝(Reza Shah因为以前在这俩地方的作为被教士记恨)。最后在Rey修的陵墓。

Hurley  Report:美国在伊朗和其它中东国家推行民主的第一份蓝图。

Chapter 8

德黑兰会议时只有斯大林按照礼节拜访了Shah。斯大林提出提供坦克飞机和专家,被Shah拒绝。

给三位领导人送礼成为大难题。最后找了有名的细密画画家画了三幅几乎一模一样的图,区别只是骑白马的人不同。

digest20033_milani3
德黑兰会议Shah送给三国领导人的国礼。罗斯福/斯大林/丘吉尔骑马追杀墨索里尼/希特勒/裕仁天皇。这张里骑白马的是丘吉尔。小山后面伊朗人在围观。

1944年,Shah试图任命Mossadeq(当时在议会通过禁止给新石油concession的法案)为首相,被英国人激烈反对。

阿塞拜疆危机前,1943年,苏联曾经秘密派地质学家去伊朗北部勘探油气,勘探结果让斯大林觊觎伊朗阿塞拜疆。1945年斯大林亲自下令阿塞拜疆共产党组织南阿塞拜疆独立运动。

Advertisements

一些关于伊朗近现代史的video lecture

可以当podcast听。

 

General

In Search of Modern Iran (Abbas Amanat)

Managing the Guarded Domains (Abbas Amanat)

Paragons and Demons of Modernity (Abbas Amanat)

The Roots of the Iranian Quest for Self-Sufficiency (Rudi Matthee)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ism in Modern Iran (Ali Ansari)

Archival Institue制作的纪录片<The Third Path>里的系列学者访谈

 

Safavid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Safavid Empire (Rudi Matthee)

Qalandar Shi’ism in Safavid Iran (Lloyd Ridgeon)

 

Qajar

Visual Culture of Iranian Twelver Shiism in the Qajar Period (Ulrich Marzolph)

 

Pahlavi

The 1953 Iranian Coup Revisited in 2012 (Ervand Abrahamian)

 

1979 Revolution & Islamic Republic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s of the Iranian Revolution of 1979 (Michael Axworthy)

Show Trials in Iran (Ervand Abraham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