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所谓的“World Music”工业的一些观察

1.在欧美市场语境下,”world music”和”music from foreign countries”并不是等同的。比如,对于美国人,英格兰音乐,即使是英格兰的乡村民间音乐,一般也是不算到”world music”里的;亚美尼亚民间音乐,同样的音乐材料,如果以西方古典音乐的形式(如被Khachaturian之类的人改编成歌剧)输入,一般不算”world music”,但如果以亚美尼亚民乐ensemble表演的形式输入,或者rock/jazz fusion的形式输入,通常就会被归类为”world music”。

2.在欧美,古典音乐里的”early music”和”world music”无论是曲目还是表演者都是有一部分交集的。典型的交界型人物:jordi savall。典型的交界型repertoire:据称是中世纪西班牙sephardic犹太人及其后裔的音乐(有时候出现在”early music”专辑里,如naxos的这张专辑,有时候则被包装成”world music”。其实研究者对此颇有微词,指出并没有证据证明出现在”early music”专辑里的sephardic音乐除了歌词外是中世纪或者文艺复兴时期的)。

欧美的”early music”和”world music”表演者的另一个共同处:都面临authenticity这个核心issue。

3.日本有不止一个本地人牵头的巴尔干音乐演奏团体(如这个这个这个),爱尔兰音乐演奏团体,有一批专精外国民间乐器的人(如经常给各OST大手录bouzouki的渡边等),考虑到日本并不是一个移民国家,相对缺乏这些音乐团体表演的音乐的发源地的diaspora,这反映出日本音乐市场/音乐文化受欧美影响大,较早加入了”A文化的人演奏B文化的音乐”的全球化潮流。

4.在”world music”语境下,”A文化的人表演B文化的音乐”,一般目标观众是A文化的人而不是B文化的人;能得到B文化的人的真心认可的表演者少之又少。与此相反,非西方国家的人professionally/seriously演奏西方古典音乐,目标一般是得到西方人的认可,在西方立足etc。

5.如果说packaging中的representation问题是欧美”world music”工业的一大症结(经常受到”orientalism”之类的批评),那么youtube之类允许一个人足不出户就接触到异文化的native讨论的平台,为不畏惧语言障碍的爱好者提供了绕过middleman直接观察自己感兴趣的音乐文化的机会。有一些local生产、面向local的材料(比如日常婚礼录像,大众媒体上的唱歌节目),是永远不会被”world music”工业选中并推销的,以前non-local想接触这些很难,现在local的文化活动很多都上传大型网络平台了,讨论也在这些平台展开,接触此类内容变得相对容易很多。

Advertisements

对所谓的“World Music”工业的一些观察”的一个响应

  1. 对于这个分类我也一直搞不清楚。不过我没有深究精神,囫囵听完拉倒,对authenticity也有点疑惑,主要是总觉得要“还原”到什么程度才算是公认的authenticity……

    1. “world music”主要是一个marketing/packaging term啦,没什么特别的音乐上的内涵,有意思的是这个标签的选择性使用背后的cultural politics。

      说authenticity是”early music””world music”界的大issue,是因为authenticity对于这二者通常既是卖点又是争议点。
      搞”early music”的喜欢以”复原历史””更接近作曲家本意””更接近作曲家生活时代的表演实践”做卖点,内部经常为了谁真谁不真哪个更真争来争去,听众好恶不少基于对”authenticity”的perception;而卖”world music”的很多喜欢以”原生态””原汁原味”作卖点,常见争论是”使用现代乐器演奏是否破坏传统””xx音乐和其它音乐形式杂交后还算xx音乐吗”,听众好恶也有不少基于对”authenticity”的perception

      我看相关学者的态度一般是对“谁更authentic”“什么算authentic”这种话题兴趣不大,但是喜欢challenge the very notion of musical authenticity😂或者分析人们对”authenticity”的认识是怎么建立起来的,不同的表演者和听众的认识为何不同etc

      1. 我有时候也会钻到牛角尖里,看人家从学术角度分析“authenticity”(我那会儿看到的很多直接译成了本真)看得津津有味,甚至超过直接去听音乐本身。一旦真的回到听上面,可能我对“呼吸”(断句?节奏?乐句线条?)的兴趣可能胜过发声的乐器本身。不过很理解为什么会争起来,毕竟谈审美最伤感情了(绒绒讲过,甚有道理orz)

        1. 说明书姐姐对ideology没什么大的兴趣啦!我是觉得很多是当代人自作多情,非要替古人作主… 万一,万一莫扎特穿越了,没准还更喜欢听自己作品的新奇(aka “不尊重原著”“不尊重作曲家意图”“不尊重时代”)演绎,而不是所谓的“复古演奏”呢。如果我有什么作品,我肯定更感兴趣乱七八糟的改编,好玩儿的,让我想不到的,惊讶的,而不是只拘泥于试图“复原我意图”的,我觉得应该有相当一部分作者是类似心态。

          1. 也要相当的开放心态才能这样想。莫扎特这个例子我举四肢认同,他肯定带头乱玩。我听到力图复原的演奏也觉得好玩,虽然可能更多地是当成演绎的一种。我怀疑我不会是心态很开放型的创作者,所以幸好我没创造力😂就单纯欣赏别人的创作。

            1. 我听非西方古典音乐 的音乐比较多,蛮多属于“共同创作”型文化,有什么材料,你加工一下,我加工一下,每个人都在“remix”,材料的最初作者dictate自己作品样貌的程度有限,同一首曲子能搜到一百个大相径庭的版本(不光是演奏上的区别,曲子的结构,表现的感情,都可以差很多)。习惯了这种程度的variation,就对多样性有更多期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