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se is this song?

有一部在民族音乐学家圈子里很有名的电影叫Chia e tazi pesen (Whose is this song?),描述的是前Ottoman帝国境内的各国当代人为了一首名曲(真的很有名,在各国的名字各不同,有不同的歌词,在看这个电影之前我还在Jordi Savall的专辑《Jerusalem》里听过同一首歌)的来历争论不休,纷纷称其是本国人的歌,真情实感,谁也不让谁的现象。

其实在youtube漫游的过程中,类似的争论不断在评论区可以观察到。

下面记录一些我碰到的吵架现场(想起来或者再看到就更新一下):

伊朗库尔德kamencheh演奏家Kayhan Kalhor和土耳其saz演奏家Erdal Erzincan的合奏视频的评论区里,用户为Erdal Erzincan到底是库尔德人还是turk争吵不休。争论背景:Erdal Erzincan是当代Alevi音乐的代表人物;在土耳其,有相当一部分人有“Alevis=Kurds”的印象;kurd身份话题在土耳其特定人群里十分敏感。

伊朗呼罗珊dotar演奏家Haj Ghorban Soleimani的演奏视频的评论区,用户为了Haj Ghorban Soleimani到底是波斯人还是突厥人还是库尔德人争吵。争论背景:呼罗珊是波斯人、突厥人、库尔德人高度混居的地区。

土耳其歌手Sesen Aksu演唱高加索名曲Sari Gelin的视频的上传者声称Sari Gelin是亚美尼亚歌,被阿塞拜疆人“偷”了才被认为是阿塞拜疆名曲,招来一大堆阿塞拜疆人骂。争论背景:苏联成立前的高加索地区各民族高度混居,很多音乐家都能用多种语言演唱,同一首歌往往存在多个语言版本,Sari Gelin也不例外。当代阿塞拜疆人对外展示民族音乐时,Sari Gelin常被展示为阿塞拜疆民族音乐的代表曲目。

这个Epirus地区多声部合唱iso-polyphony(被阿尔巴尼亚申报为UNESCO非遗)的视频下,希腊用户和阿尔巴尼亚用户为Epirus到底是希腊的还是阿尔巴尼亚的以及iso-polyphony到底是希腊的还是阿尔巴尼亚的吵架。争论背景:Epirus位于希腊和阿尔巴尼亚交界地区,类似的合唱传统同时存在于Epirus的希腊部分和阿尔巴尼亚部分。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执政时期,由于独裁者Enver Hoxha是Epirus人,阿尔巴尼亚频频举办合唱节庆祝之,于是这个传统在阿尔巴尼亚的保存状况比在希腊好,阿尔巴尼亚人率先为其申请了世界遗产地位。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